Lady_suKi

HAMBURGER CAN:

IFの世界 黃瀨涼太 機長ver. 

黃瀨cn:涼野

PHX:雞仔Raki

後期:阿蒼

日景全6p

【UN-GO】◇◇◇◇◇一人仅需一问◆◆◆◆◆

以太假論:

【Ungo cn Willie】


【PHX  木舟】




人会死去,东西会坏掉,没有不会坏掉的东西。



本来我也会坏掉。
只是我在寻找。



为什么我要寻找?



因为我还没有伟大到不去寻找。



人会堕落,寻找被称为灵魂的自己的本质,想要漂亮的东西,喜欢奢侈和享乐。



同时,这么的爱着正义,所有恶徒同时有着正义。



我想爱人,我想知道那种美,为了那个,获取灵魂。



人类总会堕落,无论是圣女抑或是英雄。我们无法将其阻止,那才是自我救赎。



我会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



活下去,堕落下去。





 

Castle Mango:

速报

很俗的拍个手套梗啦!

骨喰:仓

鲶尾:薛基基

Haya阿盆:

烤香菇+(别问我第二张为毛少了一个hhh

【赤黄】私が望む未来

红叶恋歌:

看题目就知道,我赤司病又犯了。不是俺也不是僕,是私。OOC严重。


 


 


“要走了吗?”少女对少年微笑,夕阳下的瞳孔是那样的沉静。


少年跨上了即将前行的列车,列车渐渐地启动,少年突然猛地打开车窗探出头,迎上一阵疾驰的风。看不到站台,更看不到少女。


“我想,假使亿万年后,宇宙中的尘埃再次组成了我们,然后,我们相遇了,我还是会爱上你吧。”


再见了,过去的小赤司。


 


“辛苦了,真是一场美妙的表演。”经纪人向黄濑走过去。“不过,黄濑君,你擅自更改了台词。”擅自更改了台词,却得到了导演的认可。至少在那一刻,修次君与黄濑凉太是共存的。


这是一个关于说谎少年与完美少女的故事。树里在某天不告而别,修次没有勇气去找她,甚至不敢在心中质问树里的离开。他只是在站台等待,树里突然回来了,日子又恢复了从前。直到某天,修次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与妄想中的树里生活在一起。少年最终下定决心告别妄想树里,去寻找真正的树里。不管结果怎样,少年启程了。


“或许,我只是想请修次君替我说出自己的心意。”黄濑用纸巾擦拭眼睛,眼中的光芒一点点沉淀为深沉的色调。“对于我,这是最美好的谢幕演出。”


“你不会后悔?”一路看着黄濑成长的幸子深知黄濑倔强的根性,她仍然问了一句。


“已经过了随心所欲的年纪,却想要做随心所欲的事情,这就是我的任性吧。”黄濑起身,郑重地向幸子深鞠躬,感谢这些年的关照。


“你还很年轻,急流勇退也并非是坏事。只是,人生不能总是任性。”幸子一直把黄濑当做弟弟,对于黄濑的选择,她有些不舍,更多是惋惜。


接下来的日程安排得相当紧密。电影的宣传,首映式,还有复出一年的黄濑凉太再度隐退。见证了那样的精湛的表演,黄濑凉太的隐退也成为了票房的话题。


隐退记者会召开后,黄濑低调离开现场。与六年前不同,身上不再是沉重与压抑。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与此同时,赤司征十郎在律师面前签下字。目光坚定地看向自己的父亲。男人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看不出愤怒,仿佛隐约有一丝痛楚。


赤司征十郎放弃赤司家族的所有财产继承权。


原本是要挟的筹码,现在反倒成为解开枷锁的利器。


在场的亲族们或是叹息或是窃笑。似乎试图在征十郎的眼中找到一丝失落。显然,失望的是他们,征十郎俨然像赌注获胜的赢家,眉宇间浮现出游刃有余的笑容。


赤司征十郎依旧是统领赤司财阀的总帅,只是他创造的财富不会属于他。这就是他付出的代价。


战斗远远没有结束,只是他不再是一个人。


 


“欢迎回家。”黄濑对赤司张开双臂。两人交换了亲吻。接着,赤司松开领带,靠在沙发上。黄濑在他臂弯里选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埋进去。


电视里正放着黄濑凉太的隐退新闻,赤司看着电视里的黄濑,又看了看身边的黄濑。真实的温度是那样令人安心。仿佛确认一般,赤司的手指略带力度地抚摸黄濑的脊背。黄濑贴着赤司的胸口,感受着他的心跳。


如果人生仅有百年,就请让这百年之恋燃烧尽我的余生。


赤司没有过去的记忆,黄濑却愿意与这样的他重新开始。


“凉太,今后想做什么?”赤司贴近黄濑的耳朵轻声问,并且自然而然落下一个吻。


“我想再去读书。”黄濑抬起脸,看着赤司的眼睛。


“凉太确实有绘画天赋,想去继续深造吗?”赤司伸手去抚摸黄濑的脸颊,黄濑冲他眨了眨眼睛,握住赤司的手指,然后,扣紧手指。


“我想去学金融。”


“哦?”赤司并没有表情出意外,大概是在空白的时间里已经对名为黄濑凉太的人所带来的意外习以为常。手指交缠之际,手指与手掌传递着一种契合感,犹如看不见的命运的红线,寻不到痕迹,却清晰如同心跳。


“其实啊,我在大学的时候选修过金融。”黄濑的声音很小,他很快意识到不该触及什么,赤司也不等他解释或岔开话题,骤然握紧他的手指,又放开,再掰开来,亲吻每一根手指。


似乎有些嫉妒过去的自己,凉太一直在为他默默努力。又情不自禁高兴,凉太愿意与现在的自己并肩前行。


“将来我去当你的秘书怎么样?”黄濑充满期待地问,眼睛闪亮闪亮的。


“首先要经过面试。”赤司故意逗他,一本正脸答道。


“我一定会以优秀的成绩通过选拔。总帅大人。”自信一如舞台中央耀眼的黄濑凉太。


“是,是。凉太是想做就能做到的孩子。”赤司笑着说。


黄濑瞪大了眼睛,眼角又自然弯出一个会心的笑容,他最后放弃了语言,抬起手臂紧紧地环抱住赤司。


“没关系的,你是想说他说过同样的话吧。”


赤司曾经嫉妒着过去的自己,心中仿佛有一把炭火在炽烈地燃烧,现在这把火因为黄濑呼吸的起伏变得安定,依旧燃烧着,因为爱开始闪烁光芒。赤司闭上眼睛。


“呐,小赤司,想去看一场电影吗?”黄濑蹭了蹭赤司肩膀。


“在这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赤司睁开眼睛,抽出双手,捧起黄濑的脸。“我想去见你的家人。”


“小赤司,我的家人与我们……”


赤司将一根手指抵在黄濑的唇间,轻轻压下去,指腹摩挲着柔软的唇瓣。


“我不是去求得你的家人的原谅。我只是想向他们陈述我们将永远在一起这个事实。”


赤司看着黄濑,等待着他的回答。黄濑垂下眼帘。赤司离开沙发,朝阳台走去。身体对温暖流失而下降的温度异常敏感。他需要给凉太一点时间,为了今后能更紧密地连结。


“小赤司,明天有空吗?”


黄濑的回应却没让他等多久。


这一夜,两人各怀心事。睡得并不安稳。


 


赤司在正式场合的仪态一向无可挑剔,但是临到出门前,赤司还在镜子前反复审视仪容。黄濑忍不住笑出声。他扯了扯了赤司严肃的扑克脸,将赤司推出门。


“今天是个好天气。”黄濑向赤司伸出手。赤司只是看着他。


“不可以牵手吗?”黄濑小心翼翼地问。


“不行。”赤司陷入了对待难题的思考模式。


“小气鬼。”黄濑这么说着,却无视了赤司的许可,直接去拉赤司的手。赤司反拉住黄濑,黄濑的身体一下沉,脸颊感受到唇的热度。


“凉太真可爱。”赤司摆出一副“多谢款待”的表情。


到底是多久没有踏进那个家门呢?黄濑不敢去细数日子。尽管脸上显得轻松,内心始终会忐忑不安。


“凉太”赤司这么呼唤他,每一个音节缓慢地渗入黄濑的心底,泛起一股勇气。


黄濑的父母等候在门口。两人没有放开手,一步一步,向前方走去。


“爸爸妈妈,这位是赤司征十郎。你们见过的,以前来过我们家的小赤司。”黄濑顿了顿,“我回来是想告诉你们,我今后想与这个人生活在一起。”既然预想了最坏的结果,黄濑开门见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黄濑的父母没有做声。


“您好,我是赤司征十郎。”赤司优雅地走向前,突然他双膝跪下,俯首在地。“非常抱歉,我擅自夺走了您儿子的人生,可是我已经决定一生都不会放开凉太的手。”


“小赤司!”黄濑惊愕地叫起来。


那个高傲的赤司征十郎,在任何阻碍面前绝不低头的赤司征十郎,竟这样恳求他的父母。”


“赤司君,请抬起你的头。“黄濑母亲开口了,“凉太自小就是坚强独立的孩子,我们不会左右他的选择。只是你,曾经抛弃了他一回。”话语中没有责任的成分,只是一个慈母对儿子的疼惜。


”不管如何,我只想和这个人在一起。“黄濑挡在赤司面前。


“我给凉太带来伤痛是很难弥补的,我不奢求原谅。今天,只是想请凉太的家人见证我对凉太的誓言,赤司征十郎不再会与黄濑凉太分开,哪怕到生命的尽头。”


 


两人回去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刚关上门,赤司就将黄濑扑倒在玄关。“好紧张,没想到人生会遇到这样紧张的时刻。”


“原来赤司大人也会变得如此紧张啊。”承受着身上的重量,黄濑不忘调笑。赤司的脑袋埋在他的肚脐位置,说话的时候感觉痒酥酥的。或许,黄濑也因为过度紧张,放松后一种奇异的疲劳感贯穿了四肢百骸。黄濑伸手去摸赤司的头发。


“凉太,你想知道真相吗?”赤司忽然问。


“不想。”黄濑回答得毫不含糊。“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很麻烦。”


与其让这个人露出负罪的表情,不如昂首向前。


“凉太,施加在赤司征十郎身上的魔法已经消失了,我可是除了你一无所有了哦。”赤司隔着衬衣舔了舔黄濑的肚子。


“那就把你余生给我吧。拿走赤司征十郎的人生,应该相当划算。”黄濑感受身体开始发热,喉咙快来抑制不住发出甘美的声音。


“假使亿万年后,宇宙中的尘埃再次组成了我们,然后,我们相遇了,我还是会爱上你吧。”


微暗的光线中,赤司的眼睛格外闪亮。


 


 


FIN


 


FT:借用晴儿的梗,赤司被深度催眠因而忘了黄濑,六年后,再次相遇,赤司又一次爱上了黄濑。算是我为了安慰自己被虐了八次的心而写的平行故事吧。谢谢晴儿借梗。


赤司病犯了,捂胸口。


 


 


 


 



《天真无邪当饭吃》厨师瓶邪+HE

隔壁做菜的:

第八章
吴邪抽掉两笼,推给小哥一碟蘸酱,“小哥,快吃!”
“嗯。”显然是期待欣喜的声音。
吃饭对张起灵来说一直只是补充能量维持生命的活动,食物在他眼中不过是淀粉,蛋白质,脂肪,水分,维生素等等,虽然爷爷有一手好厨艺,总能赋予食物不同的精彩,可是自己也只是默默啖之,不过容易下口而已,但是到了吴邪这里,情况完全不一样。
“小哥昂!好好吃!有没有很满足的感觉?”吴邪抬起头,看着自己夹起的包子,微眯了眼,笑得开心。嘴巴还包着包子,左边脸鼓鼓的。
张起灵回味了一下刚刚吞下的味道,原来,满足的感觉就是吴邪笑起来自己心里被暖得热哄哄的感觉。
张起灵鬼使神差的戳了戳一个包子,这包子,怎么跟吴邪一样,鼓鼓的,戳戳戳。
不小心戳破了,手忙脚乱的衔起来,把味汁儿吸得一干二净,心里可惜流掉的汁液,然后郁闷地瞄了瞄吴邪。
吴邪早就乐得不可开交,“哈,小哥,你太可爱了。竟然有戳包子如此少女的动作,哈哈哈哈,小哥戳包子,哈哈哈哈。”
张起灵皱了皱眉,严肃地盯了一眼某人,意思是,不准笑!
没想到,吴邪笑得更欢,还敲起了筷子,“小哥戳包子,萌萌哒!小哥戳……唔……”
“吃。”吴邪被张起灵的一个包子塞了满嘴。
吧唧吧唧,哼,说你萌萌哒还不乐意,哼!
于是在张起灵的“淫威”下,吴邪安静多了,两人很快就把早饭解决,搭车回学校跟赵倩碰面。
赵姑娘像是翻过黄历选的今天,今日阳光明媚,空气清新,舒适无比。
吴邪远远地就看见赵姑娘等在门口,于是挥了挥手。
看到张起灵的一瞬间,赵倩明显楞了一下,没想到他也来了,不过很快就漾起明媚的笑容,如今天的天气般让人心旷神怡。

搭了个通站,好容易摇摇晃晃到了终点,饭点将至,于是三人步行到了食店。虽然不久前才吃过包子,但是路上走这一通,早就消化完了,吴邪食欲又起。
吴邪掌握了菜单,像模像样的开始介绍。
“东坡肉,这家东坡肉是自己开小炉烹制的,还保留了比较古老的做法,嗯,就是先用柴火熏,然后再蒸。一份一炉,诚意之作。”
“西湖醋鱼一份,酒,学名绍兴陈酒,是自己家酿的,够年份,所以说做饮食行业,靠的还是祖传的东西。他们家的芡汁勾得特别厚,这就要看自己的习惯了,有人觉得味道太土气不清爽,但我觉得挺有生活气息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吴邪滔滔不绝,果然是吃货。
赵倩听得过瘾,忍不住问了:“诶,吴邪,你怎么对美食这么有研究?”
“哦!家里做这行的。”吴邪一笑,轻轻带过了,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其实他也才知道。原来这家伙家里干的是饮食行业。
“哇~那不是很有口福,每天都有好吃的。吴邪,你自己会做菜吗?”
“这个,小爷我只会吃。”吴邪不准备多讲的样子,又开始报菜单。
“年糕粥,青菜切碎配年糕做成清粥,年糕雪白,青菜点点,很有生活平淡美好的感觉,有木有!”吴邪抖着菜单,“咵咵”作响,赵倩欣喜地点头。
“嗯,再炒一个时蔬散散油气,清炒苦瓜可以吗?这一席,占了三味,刚刚好。”吴邪望望赵倩跟张起灵,两人纷纷点头。
点了菜,慢慢期待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当然只限于吴邪跟赵倩。
先上的是西湖醋鱼。吴邪细心地剔掉了鱼肉的鱼刺滚了酱汁,送到两人碗中。
赵倩夹起来,入口,味道果然很厚重,不过细尝酸甜适宜,鱼肉嫩滑,腥味掩得绝妙,蟹香四溢,吴邪夹给她多少,她都一一餮掉,很是满足。
“吴邪,你自己也吃呀,别管我们。”
吴邪叠了纸巾,一张交给赵倩,得了句甜美的谢谢,一张捏进张起灵的掌心,得了个淡然依旧的目光。那样静谧安然的目光,吴邪一直觉得让人无比舒适。
张起灵吃过一次,所以比起赵倩来显得淡定得多,不过美妙的味觉还是在张起灵身上起了效果。有了吴邪布菜,张起灵只用负责吃,默默咀嚼,认真专注的样子,身上竟减了一分戾气。
吴邪夹过几轮之后,自己也埋头吃起来,突然一双筷子就递到眼前,碗中被轻轻放上一块裹了满满酱汁的鱼腹肉。吴邪抬头,正对上一双眼睛,灿若星辰,倒映着自己的笑脸。吴邪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重拾厨艺。
赵倩把这一幕收在眼底,不动声色。
吴邪冲张起灵笑笑,心领神会。小哥夹给自己的是精华,知道自己好这一口,还特意裹了浓厚的酱汁,真好吃。
一斤半的鱼,很快就只剩鱼骨。此时吴邪才乘了年糕粥。
张起灵饮了一大口米汤,败了败西湖醋鱼的味道,乖乖地等着东坡肉登场。
吴邪见张起灵习惯了自己那一套吃饭的方式,就提醒赵倩:“赵倩,先尝尝年糕,自己打的比流水线上的东西香很多。”
“嗯。好!”赵倩夹了一块白嫩年糕,果然软糯。年糕有劲道,但却不霸道,佐了清香的碎青菜,像奶奶小时候煮给自己吃的面皮粥一样,温温柔柔的样子,让人满足欣喜。
赵倩赞叹着:“吴邪,好喜欢这样家常的菜!”
吴邪挑了挑眉,讲出自己的见解:“做菜本来就是生活中的常事,所以菜不一定要很花哨,但必须要有生活的味道。”
“嗯!讲得真好。”
张起灵也启了口:“平凡却固执,简单但是用心,随意洒脱但是决不将就。”
吴邪领会到张起灵的意思,“对呀,生活就是这样子,真的很平凡庸常,所以态度最重要了,就算你也是一日三餐吃喝拉撒,但是只要你热爱,有些东西总归是不同的。”
“行啦你们两位,果然是文艺小青年,吃饭都能有这么多感悟。”赵倩打断着。
“哎哟,小爷我怎么又矫情起来啦,不好不好。快吃饭快吃饭。”吴邪招呼着。
饭饱之后,走,逛西湖!
因为是周末,西湖熙熙攘攘的人群很是热闹。
路过糖画摊,赵倩表示要去尝尝童年的味道。
于是转动起转盘来。
“龙!龙!龙!”吴邪跟赵倩指着“龙”的图案期待着,如赌博开注般兴奋。
糖画,张起灵小时候也吃过,可是他不会由运气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决定自己的选择,于是每次都是直接选了自己喜欢的图案让糖画爷爷做。
“停!停!停!诶~啊哈哈,是只小鸡,也不错呀!”转针转过“龙”,停在了“鸡”的上空,吴邪与赵倩对望一眼,高兴地笑着。
两人又玩了一轮,吴邪转到一只hello kitty。
“唔,hello kitty?赵倩,我们俩换吧,它还是适合你一点。”
“嗯,好呀。”
“小哥。该你了。”吴邪拉拉张起灵。赵倩微笑地舔着自己的糖画。
“嗯。”张起灵低头扫了一眼转盘,目光定在兔子身上,默默地看了一眼吴邪,嗯,就是它了。
“小哥,你想要什么?”吴邪转头,好奇地问。
张起灵毫不犹豫地答道:“兔子。”
吴邪笑起来,“兔子?小哥你原来如此少女,还以为你喜欢龙呢。”
张起灵难得强调了一次:“我喜欢兔子。”
“好呀,开始转吧,一定要是兔子!”
吴邪如此期待,便为他破一次原则。张起灵先把转针放在“兔子”上空,然后用自己极长的食指和中指拨了一下指针。指针逆时针转动着。
吴邪与赵倩看着新奇,都屏住了呼吸,连之前一副事不关己样子的糖画爷爷也抬起头看了看面前这个沉默的年轻人一眼。
最后,指针转了两圈,稳稳地停在了“兔子”上空。
“哇~小哥,你好棒!”
“张起灵,你太厉害了!”两人双双喝彩,赵倩瞟了一眼张起灵的手指,暗暗惊奇。
糖画爷爷竖起了大拇指,为了表达自己的赞叹之情,画了两只兔子给张起灵。羡慕得吴邪一直嚷嚷:“小哥,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早点表现,你给我转一条龙也好,你看我转了只hello kitty,哼,嫌弃它。”吴邪盯着赵倩手上的猫咪恨得咬牙切齿。
赵倩无辜地盯着吴邪,“猫咪是多么可爱的生物!”
“给你。”张起灵把自己的一只兔子塞给吴邪。
于是三人,张起灵舔着自己的兔子,吴邪左手一只兔子,右手一只小鸡,赵倩望着hello kitty,转战下一景点。
【杭州菜我凭记忆记的,希望没错。】

切切celia:

Lovelive! #绚濑绘里# SR睡衣ver. 

❀KKEcn:切切celia ❀

❀ PHX:@锅里小王  @锅里小王 ❀

【えり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